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水资源 > 地方水文 >

民勤水事

时间:2009-12-06 11:3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马俊河 点击:
今天,民勤人已经消耗尽了地下水的好处,上游的调水虽然有政府的强力组织,奈何牵涉利益调整的面太广,水资源的自然减少剧烈,在逐步减少的水资源供给与人民群众不断增强的创造财富需要的矛盾面前,上下游乃至同一区域内的用水矛盾将会在近年逐步增强乃至爆发,这是需要我们

 

 
 
民勤水事
 
 
图/文:马俊河
 
民勤的事情,总是绕不开一个“水”字,今天就从“水”开始说起吧。
民勤兴起于石羊河水,有史以来的诸多民族具是靠石羊河的水在此处繁衍生息。到了今天,虽然我们手里掌握的技术比之前人进步了许多,可是还没有发达到离开水而存活下去的地步。河里的水已经不见了踪影,就用手里的技术开采地下水。人心无底,对财富的追求自来是没有尽头的,财富的实现总是离不开土地、水等许多资源的支持。以现在我们已知的知识来看,地下的资源包括水在内总是有尽头的,说不好那一天就一滴水也从地下抽取不上来了。这不单是个技术的问题,人在很多时间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在这一天还没有到来之前,饮鸩止渴的事情还是在继续。
民勤的经济社会结构相对简单,多数人的生活来源还是离不开土地。对农民而言,水土好比父母。没有合适的水土,农民家的一切自然是无从谈起的。在我们已经实践的这些产业中,农业的耗水量无疑是最大的,而相对的产值确实不够理想,再加上相关政策的刻意为之以及惯性使然,目前农业的收入实在让人心酸,导致土地上的农业人口多以自己的职业为耻。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已经知道现在的农业有不少的节水增效空间,针对荒漠地区的特性,科学家钱学森提出了“沙产业”的思想,作为最早发端于甘肃民勤地区的这一思想,二十多年来我们的实践还是远远不够理想,总有许多因素掣肘着我们把这些空间挖掘出来。在民勤这样一个沙漠绿洲地区,本身的经济基础不是一般的薄弱,外面世界的消费观念在大肆地侵入,自己的财富增加手段、渠道、程度都是有限的紧张,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增加财富的路径前,通过扩大土地面积、消耗更多的水资源来增加财富,就是绝大多数人不得已而为之了。世人总是不能生活在空气中,单方面的指责民勤人没有环境意识也是有失公允,毕竟国人的环境概念兴起也是近几十年的事情,而且还是自掘坟墓后的幡然醒悟。老先人的思想里面从来不缺乏环境保护的,只是大多数都被我们“破四旧”了,心里没有了敬畏的人们,和那些成群的蝗虫也是没有区别。
民勤太需要水了,不光只是面前的沙漠过于庞大,更是自己生存的需要。自从当年的民勤当家人金克仁(音)同志豪情万丈地宣布:民勤人不要河水,“向地下水进军”的那一刻起,也就意味着民勤人在金克仁同志革命的慷慨下开始了赌命的征程。如此说来,今天石羊河上游的人不乐意分水给民勤,也算是民勤人他作自受了。不知道那位金老同志现在是否健在,若是有人去就此事采访一下他老人家,不知道他面对今天民勤人的困局又会说些什么呢?在这里,我倒是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假若金老同志还健在,不知道能否就当年的那让水的过程写点文字记述一番。我希望这个记述只是实事求是,不要刻意回避也不要刻意美化。我想这样的一些文字出现,对后世应该是有不小帮助的,至少可以使今天的人了解那段历史的秘辛,从中求得智慧,或许有助于解决今日民勤之困局亦未不可。
自然界一切似乎总是有个看不见的轨迹。自从修建红崖山水库后,没有来水补充的青土湖终于是干涸了。就现在已有的资料来看,当年青土湖的干涸许多人还是不甚在意,尤其是一些居于庙堂的人士一心意气风发地搞革命,却恍然不觉是在革自己和后人的命。三十多年后,红崖山水库的干涸,在现代媒体等诸多因素的交汇下,终于使民勤这个西北偏北的大沙窝悲名动天下。在这些喧嚣中,除了另有用心的悲情渲染之外,几乎不见当年的当事人以及决策者有任何反思,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即使我们已经看惯了太多的一贯正确。气候的变化、人口的增加、人为因素的破坏,石羊河的水越来越少了,能流到民勤的水只有更少。红崖山水库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季节性的水库,亦或许在许多年后也就只是成为一个地名了,就如民勤地图上那密密麻麻地早已经没有了水的**泉、**井之类。每年的春天上游分配一点水下来,通过水库流到农民的田地。浇完春水,上游的来水几乎就停止,温度升高,蒸发量加大,到了夏天,水库里面只剩下一点死库容的淤泥浑水泛着恶臭,几近干涸,多半个库底的淤泥干裂,张开很大的豁口,无人理睬,只有无力地向天空愤怒呐喊。秋天,全流域的自然降水增加,也是为了应付农民的冬灌,上游再放一些水下来,水库看起来又活了。
水库季节性地在阴阳间轮回,还伴随着一个亟待解决却许多年没有解决的致命问题——水污染。在武威走民勤的路上,有一座“新鲜大桥”,可是这座桥在这10多年来似乎就再也没有新鲜过。桥下常年流淌着一股黑糊糊、油腻腻的污水,老远就能将人熏的头晕脑胀,令人作呕,过往行人无不掩鼻口而疾走。在新鲜大桥的旁边是一座污水处理厂,修建起来也有两三年的时间了吧,却不见它怎么运转,至少新鲜大桥下从荣华公司那里排出来的污水就不进厂处理,难道修建这样一座污水处理厂只是为了拍照方便?或是为了博得大老爷一笑?每年到了秋季,新鲜大桥下的小河就有上游的来水冲刷而过,带着一年来积累的肮脏头也不回地进入了红崖山水库,最后侵入了民勤人的口腹。近些年来民勤地区的癌症发病率居高不下和逐年严重的低龄化趋势,从医学的角度和东部发达地区的经历来看,这与大量灌溉和饮用不洁净水源是有推不掉的关系。
我们来看一则关于民勤水污染的报道:“中新网兰州7月30日电 (记者 刘薛梅) 记者今日从甘肃省环境保护厅了解到,去年石羊河的两个断面水质均为重度污染,维持前年的重度污染水质。据甘肃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二00八年,武威石羊河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氨氮、总磷等指标浓度值均有下降,但河段总体水质污染较重,仍为劣V类水质,污染综合指数为一点五八。”看完这篇报道,真是为自己的命运担心。我们生活在这片绿洲上简直成了一种不幸,忍受了缺水带来的痛苦之后,还不得不喝下已经毒化掉的水。也不能怪罪绿洲上的人们多具逃离心态,实在是这片水土已经无法使人安然生活。在肉食者为逐年高升的鸡的屁举杯庆贺时,在沙漠、缺水和毒水这三座大山的压迫下,除了逃离,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水资源的紧缺影响深远。我们现在看得见,也是在进行的工作,就是推动本地区社会发展模式的转型。管理机构强化了对水资源的控制力度,通过大量的投资修整渠道,修建滴灌设施,减少用水面积,投资对人畜饮水进行集中管道供给,等等这些措施的推进,都将对整个民勤乃至周边地区的生产生活方式带来根本性的变革。虽然这三十年以来,我们一直处在一个变革的进程中,这个进程几乎一直没有停歇过。都说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对民勤而言亦是如此。改革必然伴随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必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们无法预见改革后的结果,甚至我们只能做一个改革的被动跟随着和改革成本的担负者,可是我们还是希望以水资源用运的改革为契机的民勤社会变革,能充分考虑普通用水户的意见和切身利益,不要变成了猫和老鼠的游戏,最后能带来绿洲的存续和茂盛,以及这片绿洲上人们生活的祥和安乐。
水资源控制的强化,必然伴随管理机构的膨胀,相应地也会出现许多管理问题。红崖山水库出租给外地的渔业老板,水库管理方每年租金收入四五十万,卖给农民用水的收入大概在二百万多些,还有征收的抽取地下水资源管理费等许多的费用以及上级拨款,综合起来围绕水的收入也是一笔庞大的资金。如今,对水资源的控制力度逐年增强,也意味着会积累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及早地针对水资源管理的各个方面进行公开透明的有力监督,及早地公正公开相关的财务状况,应该是能化解矛盾并对各方都有利的好事情。事权的扩张必然带来对部门利益的强烈追求,这是垄断的一贯本性,我们不奢望能够打破此垄断,只希望管理机构能够吸取前些年“电老虎”的教训,及早着手,将监督的文章做在前面,把问责的利剑一插到底,彻底破除“马桶效应”。
这许多年以来,农民用水花了不少的钱,到头来渠道的整修还得靠中央财政的支持而为,那些已经缴纳的水钱只能是供养了一些人的肚子。我的祖上曾经做过“农官”(音),听老辈子人讲述大致相当于一个水协会(或是水管所)的负责人,只是那个年代实行地方自治,除去地方豪强如王团、张参谋的干涉外,用水是一个具有高度协商空间的事情。参考民勤过去水资源的的管理方式和人员构成来看,即使考虑到事务的增加,今天的水务管理机构仍然是有些严重膨胀,许多的钱只是饱了口腹,盖了厅堂,难免有人浮于事的嫌疑,也就难以顾及对资源的保护和开发以利长久。如何保持高效的机构和精干的队伍,不单是现代政府治理的要求,也是更好节约水资源,建设节水型社会的题中之义。
水关乎生死。看过“人与自然”节目的人应该都对非洲草原上的水印象深刻,每到了草原的旱季,动物们拼了命地往那一小哇水里伸头喝水,大型肉食动物守在水坑边掠食,角马、羚牛等草食动物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地向水源靠近。到了最后,水干了,鳄鱼都旱死在水坑里边。有文字记载的石羊河上下游争水案发生在清朝康熙年间,凉州人和民勤人、民勤人和民勤人,为了争水相互械斗,多有死伤。1949年以后,也因为水的问题,民勤县政府的李玉新县长和魏玉林县长都丢官罢职。这60年来,水的矛盾被强势政府的压制和技术进步带来地下水的灌溉而掩盖,却并不意味着矛盾永远会不出现乃至消失。今天,民勤人已经消耗尽了地下水的好处,上游的调水虽然有政府的强力组织,奈何牵涉利益调整的面太广,水资源的自然减少剧烈,在逐步减少的水资源供给与人民群众不断增强的创造财富需要的矛盾面前,上下游乃至同一区域内的用水矛盾将会在近年逐步增强乃至爆发,这是需要我们严重警惕并及早准备相应处理应对预案的事情。
文章的最后我们来看一组数据:“民勤盆地水资源开发利用问题包括:(1)水资源短缺,水资源利用率低,现状缺水4.89亿立方米,每亩仍有25—50立方米的节水潜力;(2)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目前灌区各漏斗中心水位平均每年下降1米;(3)地下水质恶化,咸水入渗使60m深的水井矿化度超标;(4)生态环境恶化,沙化日趋严重,植被大面积枯死,近年10万亩的耕地沙化,13.5万亩人工沙枣林枯亡。将生态用水考虑在内,2010年、2020年民勤供需相差3.615—3.955亿立方米、3.168—3.818亿立方米。”①   从这些数据来看,今后的许多年里,民勤地区的水资源状况依然不容乐观,关于水的改革和相应的利益博弈仍然将进行下去,如何在确保普通用水户的权益的前提下,寻找到一条既能保存绿洲不灭,又能使本地居民生活富足安乐的光明大道,仍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苦涩而艰巨的老大任务。
 
 
 
①:引自姜文来、唐曲等《民勤盆地水资源可持续利用多方案研究》一文。

 

TAG: 我们 没有 水资源 一个 许多 已经 用水 地区 来看  (责任编辑:沙漠里的鱼)
顶一下
(20)
95.2%
踩一下
(1)
4.8%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