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我们坚持在一个领域,一个区域,做好拯救民勤这件事!

民勤网 拯救民勤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沙漠化 > 沙尘暴 >

李栓科:被妖魔化的沙尘暴

时间:2010-04-24 21:48来源:中国周刊 作者:李栓科 点击:
被妖魔化的沙尘暴 沙尘暴就是一种自然现象,只是近代人类过度的放牧或农耕、以及自以为是的人工改造,才加剧了它的危害性。 李栓科 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 刚刚掠过我国大部以至日本的沙尘暴,所到之处,飞沙走石、黄沙弥漫。一时间舆情沸腾。 然而,

    被妖魔化的沙尘暴

  沙尘暴就是一种自然现象,只是近代人类过度的放牧或农耕、以及自以为是的人工改造,才加剧了它的危害性。

  李栓科

  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

  刚刚掠过我国大部以至日本的沙尘暴,所到之处,飞沙走石、黄沙弥漫。一时间舆情沸腾。

  然而,人类没有必要、更没有能力阻挡沙尘暴的发生。

  沙尘暴古已有之,且具有一定的周期性。早在几千万年前青藏高原就已隆起,它阻挡了来自印度洋湿润的西南季风,在中亚和我国的西北地区造成了大范围的干旱和荒漠区,这一区域又正处在西风带上,这些是沙尘暴形成的根本要素,与人类的活动无关。但人类发展过程中的过度放牧、开垦种植和砍伐森林,使许多土地裸露,确实可以加剧沙尘暴的强度和频次。历史上,沙尘暴记录密集期,都与气候的变冷变干相对应,每逢此时,北方草原游牧民族频繁南下、社会动荡不安。

  沙尘暴作为一种自然现象,是地球自然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和其他许多自然现象相互关联、互为因果。假如我们消灭了(实际上永远不可能)沙尘暴及其源头的沙漠干旱地区,也就消灭了地球上的多种自然生态,绝灭了适应干旱气候的一切物种,并会引起全球所有自然系统的更加可怕的反馈、报复甚至引发我们难以想象的灾难。

  地球表面是由不同尺度的自然带控制的。一个地区是否成为干旱区和沙漠,最根本的是由这一区域的降水量决定的,从这个角度说,如果大的气候条件不变,沙尘暴或者沙漠,是不具有侵略性的,因为自然已经为其划定了界限。

  沙尘暴所造成的危害人人可见,但并非百害而无一利。

  首先,沙尘暴塑造了近百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正是黄土高原疏松土壤的易耕性,才使我们的先民择此生根繁衍至今。沙尘暴还使荒芜死寂的诸多海岛身披沃土而易居并繁荣,从夏威夷群岛、日本列岛到我国的庙岛群岛,无一不是沙尘暴的受益者。

  其次,沙尘暴所迁移的沙尘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一些地区的土壤不足,如撒哈拉沙漠每年因沙尘暴向亚马逊盆地输入的沙尘量就有约1300万吨,相当于该地区每年每公顷增加了190公斤的肥沃土壤。另外沙尘暴在一定程度上也均衡了全球土壤的营养肥力。

  沙尘暴能有效地缓解酸雨。沙尘含有丰富的钙等碱性阳离子,这些外来的和地面扬起的碱性沙尘都能有效地中和酸雨。我国北方地区工业很发达,但除了个别城市以外很少有酸雨发生,这与北方常有沙尘天气有很大关系。

  沙尘还能大量反射进入地球的太阳辐射,从而使地球降温,抑制温室效应,大约抵消人为排放温室气体造成的全球升温值的20%。

  沙尘暴还维系了海洋生态系统的循环与稳定。沙尘含有丰富的营养物,一些海域淤泥中的营养物约40%是由沙尘暴带入的,促进了该海域生物的繁茂。假如我们人类有一天强大到能根除沙尘暴,那生猛海鲜恐怕又会成为历史的记忆。

  事实上,按照地理学的自然带和地域分异规律,处在什么自然带上,有什么样的降水和温度,就只能生长什么样的植被,这是人类所不能改变的。

  我们见多了在草地植树防风沙又把草地变成沙地的人为灾祸。干旱半干旱地区可怜的降水也许够小草生长之需,但当我们人为地植入大树,那点水就远远不够树木生长了,于是树木就凭借其根系向四周、向地下深处吸夺水分,很快周边的小草枯死了,再也没有能为大树储备水分的绿草了,结果大树小树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最终留下的就是一片又一片沙地、一棵又一棵枯树干。

  其实科学界早就认为沙尘暴在逐年减弱。80年代初的北京一大怪,就是“姑娘的头巾戴两片”,是说冬天头上同时戴保暖的厚头巾和挡沙尘的纱巾。现如今,纱巾早就离我们而去,我们丢掉纱巾是因为沙尘暴少了、弱了,而非我们自身抗风沙的能力增强了。

  沙尘暴就是一种自然现象,只是近代人类过度的放牧或农耕、以及自以为是的人工改造,才加剧了它的危害性。
 

TAG:李栓科 妖魔化 沙尘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